>
品牌推荐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桂林教育新闻 >

桂林教育新闻

清明祭:献给抗战中英勇牺牲的桂林英烈

2015-04-03 15:27:15 来源:桂林生活网 作者:
清明祭:献给抗战中英勇牺牲的桂林英烈
   前言

  又是一年清明节。斜风细雨,落英缤纷,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淡淡的思念和哀伤。在这个日子里,人们为故人献上一束感念的馨香,寄去一份离愁的思绪和对新生的向往。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个特殊的日子,再次把我们的思绪拉回到70年前那场血雨腥风的战争中。在那场战争中,无数先烈在桂林这片土地上壮烈牺牲。而今,时光荏苒,硝烟过后,留给后人的只有那一个个安然的墓冢和一段段血与火的传奇故事。

  今天,我们再次忆起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故事,让那些历久弥新的红色记忆继续激励我们前行。

   “三将军”及“八百壮士”血洒桂林城:

  他们誓与桂林共存亡

 
这座合墓里埋葬着800多名抗战英烈的遗骸。记者张苑 摄

  在桂林七星公园普陀山的怀抱里,静静地躺着几座并不起眼的墓冢——— 它们分别是阚维雍、陈济桓、吕旃蒙三位将军,以及八百壮士墓。70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尽,那血与火的抗争,悲壮而惨烈的战争早已沉淀于历史深处,如今,山岭间绿树掩映,游人如织。

  那满载历史沧桑的石碑上,镌刻着抗日战争中发生在桂林的那一段喋血壮史———

  1944年11月上旬,日军大规模进犯桂林,国民党第四战区组织桂林保卫战。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日军连续不断向我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中国守军顽强抗击,双方拼死争夺。在强攻伤亡巨大的情况下,日军使用了大量的毒气、窒息性煤气和火焰喷射器攻击桂林各处守军阵地,守军大量将士中毒死伤。

  11月8日,七星山普陀峰失守,部分守军及伤员800多人撤入七星岩中继续抵抗。日军无法攻入洞内,便向洞内施放毒气,继以火攻,守军官兵除少数人由后洞突围脱身外,其余全部壮烈殉国。后日军大量增援,中国守军伤亡惨重,终因寡不敌众,桂林城中据点大部分丢失。面对危急的战局,阚维雍、陈济桓、吕旃蒙等守城将领与敌人殊死搏斗,壮烈殉国。

  阚维雍:“断头不作降将军!”

  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中,时任陆军第31军131师师长的阚维雍不畏枪林弹雨,日夜指挥战斗,与敌人浴血苦战。面对不可逆转的战局,桂林城防司令部司令请求弃城突围,但阚维雍慷慨陈词,一再誓言坚守,并留下绝命诗:“千万头颅共一心,岂忍苟全惜此身;人死留名豹留皮,断头不作降将军!”之后,他在铁封山师部举枪自杀,壮烈殉国,实现了他战前与桂林共存亡的誓言,时年44周岁。

  陈济桓:“生为桂林守军,死作桂林雄魂!”

  突围中,城防司令部中将参谋长陈济桓同样用行动诠释了“英风亮节”的真正善意。

  陈济桓是在1944年日军攻占桂林前夕主动请缨参战的。在此之前,他曾因参加军事演习坠马受伤,但心怀一颗报国之心的他义无反顾投入到桂林保卫战中。陈济桓在临战前曾即兴作诗:“生为桂林守军,死作桂林雄魂。”

  1944年11月9日晚,陈济桓部署官兵向西突围,到达侯山坳附近时,他受重伤倒地。为了不拖累突围的将士,他举枪自尽,壮烈殉国。时年51周岁。

  吕旃蒙:“愿与桂林共存亡!”

  1941年12月,吕旃蒙被任命为陆军第31军少将参谋长。1944年9月,桂柳会战开始,31军奉命防守桂林。战前,面对敌强我弱的险恶形势,吕旃蒙曾写下“愿与桂林共存亡”的遗书。11月9日晚,吕旃蒙率部队往侯山坳附近突围,遭敌人阻击。他率部反复冲杀,与敌人殊死搏斗。终因久战无援,于10日拂晓阵亡于今德智中学附近,时年39岁。

  后人修三将军墓及八百壮士墓告慰英灵

  抗战胜利后,当时的国民党桂林市政府拨出专款,由广西省会警察局组织清理七星岩内遗骸,计有823具,尽属广西子弟兵。同时,国民政府为三将军举行隆重的公祭,将其厚葬于桂林七星山普陀峰博望坪(时称霸王坪)。在那片静谧的山谷里修建了三将军墓和殉职纪念塔,八百壮士墓及纪忠亭。

  阚维雍、陈济桓、吕旃蒙三位抗日爱国将军的名字深深印在人们的脑海里,而对于“八百壮士”来说,他们只是一个概念,由于战争的残酷,他们连名字都没能留下,更有千千万万的中华英雄儿女战死沙场,甚至连尸骨都无处寻觅。

  4月2日,记者来到三将军墓及八百壮士墓前。只见墓冢前摆上了许多花圈,许多桂林的民众自发前来悼念。人们站在写有“英风壮节”的殉职塔前抚今追昔,细细品读镌刻在石碑上的英勇事迹。在八百壮士墓前,人们静立冥思,以无声的方式缅怀那些逝去的英灵。

抗战老兵追忆桂林保卫战 每座山都倒下过抗日英烈的身躯


抗战中,桂林漓江边的房子均被损毁。(资料图片)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日报记者 景碧锋)“70年前的今天,就在我们站着的这个地方,爆发了一场影响深远的激烈血战。日本侵略者的毒气弹就从花桥那边飞来,越过我们的头顶,射到我们前边这座山的岩洞中,致使我们800多名中国同胞遇难。70年前,桂林城里进行着血与火的保卫战。在十来天的时间中,就有成千上万名中国军人战死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是为国家、为民族捐躯的人。”去年11月8日在七星公园华夏之光广场举行的抗日桂林保卫战70周年活动中抗战老兵的演讲还在耳边回响。

  “在桂林的每一座山中,都曾经倒下过抗日志士的身躯;在桂林的每一片土里,都曾经流淌过抗日同胞的鲜血。”当时现场演讲的抗战老兵廖有为今年年初刚刚去世。

  据桂林城防司令部司令韦云淞战后所写的《桂林防守军战斗要报》记载:桂林保卫战中,中国军队伤亡约9000人,日军伤亡6000余人,被称为“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

  日军第58师团师团长在战报中称:“我师团在桂林遭到了广西当地土著武装的顽强阻击,这些土著武装的装备虽差,但是极为凶悍,至死决心甚浓,其勇猛为我军远远不及,我军士气低落到极点……”

  日军下级军官也有过这样的记录:“自小听说之桂林景色宜人,为世之罕见,但今日我军遭到了自战争以来最凶猛的抵抗,城中到处都是枪声,到处都是地雷,全城都在肉搏。我大队900余人在战役结束后仅剩70余人,且多为伤兵。在战后从敌军死尸上发现桂林之敌军的武器竟然大多为我国40多年前已淘汰的火枪,如此简陋的武器居然令我们遭受到如此巨大的伤亡,虽为敌人,但亦为之忠勇精神而感慨。”

  从桂林市档案馆编撰的《百年光影:桂林城市记忆》一书里可以看到:抗战胜利后1945年的正阳门前,瓦砾遍地,被毁房屋上木头横陈,房屋的墙壁坍塌,西门桥、中山北路、解放东路的房子几乎都没有屋顶,只剩下一面墙。

  广西师大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的唐凌教授在其《桂林抗战损失及调查研究工作的基本估计》的论文里这样写道:“财产损失方面,仅房屋一项就非常严重。据1944年桂林市政府统计,全市屋宇为52500余间,除数处僻静乡区不计外,(抗战后)所余屋宇不足百分之一,‘如此浩劫,诚属桂林有史以来所未有’。”那么按照这个说法算下来,也就是说到了抗战后完好的房屋不足500间(民国三十八年版《桂林市年鉴》载“剩余房屋471间”)。

  在清明节去祭拜英烈,去追忆这段逝去的历史,在景仰他们为国家和民族牺牲的同时,也将激励我们不断向前。

秦霖周元钟毅牺牲在抗日战场 他们是桂林人心中的英雄


位于尧山脚下的钟毅墓。 网友胡子 提供

志愿者和热心市民在园林植物园的秦霖将军墓前默哀。记者景碧锋 摄

位于瓦窑棉纺厂宿舍区内的周元将军纪念塔。网友胡子 提供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日报记者 桂晨)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公布首批300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其中有几名与桂林息息相关。他们是秦霖、周元、钟毅等,他们英勇牺牲在抗日的战场上,他们永远是桂林人心中的英雄。

  陆军中将秦霖:血洒淞沪战场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桂系军队出省抗战。桂林人秦霖被授予21集团军第171师5ll旅少将旅长,奉命出征。

  当年10月20日,秦霖率部到达南翔前线,参加淞沪会战。根据《秦故旅长霖生平事迹及殉职概略》一书记述:10月23日凌晨,日军向阵地发起进攻,飞机大炮密集射击,阵地弹如雨下,部队伤亡严重。激战至午后一时,日军坦克迫近旅指挥部,空袭炮击异常猛烈,与各团联系电话均被炸毁,顿失联络,危急万分。秦霖誓与阵地共存亡,坚守不退,率所部官兵一同涉水渡河到桥头火线,用望远镜观察敌情,指挥战斗。部下请求他退避,他力拒,并说军人保家卫国,临难怎能苟且退让。不料被一发炮弹击中,身负重伤,仍大呼“杀!杀!杀!”不幸再遭炮弹击中,血肉横飞,粉身碎骨,壮烈殉国。

  秦霖殉国后,国民政府追授他为陆军中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2年追认其为革命烈士。秦霖阵亡场面极为惨烈,连尸首都未找到。1941年,当时的桂林市政府在黑山苗圃为他修了纪念碑,因为他的祖坟就在那里。

  陆军少将周元:在徐州会战中永生

  周元的牺牲,是在著名的徐州会战中。

  周元籍贯为广西宁明县,1927年与桂林女子刘桂云结婚,定居在今八桂大厦附近。牺牲时,周元任桂系第173师少将副师长。

  1938年2月,周元接上级电令,率一个团2400人扼守皖北要塞蒙城,阻击蚌埠方向西进之敌,以掩护50万国军主力部队从徐州突围。

  5月8日凌晨,日军用各种火炮向蒙城内外守军阵地猛烈轰击。上午10时许,敌大队步兵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向东门及南门各阵地疯狂进攻。由于将士们顽强抵抗,敌人进攻均被击退。战至下午6时,守城部队剩下不足两个排,被迫撤入城内。

  9日拂晓,日军用各种火炮向城头及城内猛攻。当时周元部队清点人数时,部队仅有200人。周元带领200勇士,挺着刺刀,又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敌人退后,周元身边只剩百余人。周元遂命令团长凌云上率领100人向北突围,他则亲自率领小队人马断后阻敌。突围的队伍走出不远,大队日军来袭。时年41岁的周元奋勇抗敌,身中数弹,与所率小队战士全部壮烈殉国。

  周元牺牲后,蒙城人民将他安葬在蒙城城郊古代哲人庄周祠东侧的松柏树下。1938年,为了让桂林人民永远缅怀这位英雄女婿,当时的桂林市政府有关部门特在市南郊瓦窑(今棉纺厂内)建起“周元将军殉国纪念塔”。

  陆军中将钟毅:芦苇荡里,他举枪自尽

  钟毅,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4军173师中将师长,抗战期间,他奉命转战豫鄂皖三省。1939年冬,在随枣战役(湖北随县(今随州)、枣阳地区)中,钟毅率部击败日军滕田师团,因战功卓著多次荣获嘉奖。

  1940年5月,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指挥下,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第二次随枣会战,钟毅将军率部扰袭敌人交通,屡挫敌锋。后来,由于与日军主力相遇,被敌包围,我军伤亡惨重。据资料记载,当时钟毅将军身边只剩下一个卫士排时,他仍率领卫士与日军厮杀了近两个时辰,最后弹尽粮绝,官兵伤亡殆尽。钟毅右胸也负了重伤。为了不被日军俘虏,在芦苇荡里,他举枪自尽殉国,终年41岁。

  据说,当地的一位保长发现钟毅遗体后,立即浅埋在芦苇荡里,并设法通报重庆有关方面。李宗仁知情后,遂派人进入敌占区,秘密将将军遗体运回了重庆,白崇禧及各级要员都到北碚进行祭奠。中共中央和八路军及延安各界代表1000余人还在延安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其后,钟毅将军的灵柩被护送回桂林,安葬在桂林尧山脚下。当时曾为钟毅将军公祭三天。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桂林城的“清明祭”:抗战桂林经历一次又一次“城殇”

桂林保卫战之后,桂林城已是一片废墟。(资料图片)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日报记者张苑 桂晨)“我带着一颗憎恨的心目击了桂林的每一次受难。我看见炸弹怎样毁坏房屋,我看见烧夷弹怎样发火,我看见风怎样助长火势使两三股浓烟合在一起。在月牙山上我看见半个天空的黑烟,火光笼罩了整个桂林城。黑烟中闪动着红光,红的风,红的巨舌。十二月二十九日的大火从下午一直燃烧到深夜。连城门都落下来木柴似的在烧烧。城墙边不可计数的布匹烧透了,红亮亮地映在我的眼里,像一束一束的草纸……”

  这是著名作家巴金在《桂林的受难》一文中,对1938年桂林遭受的多次“磨难”的详细记录。

  上世纪30—40年代,日军的飞机曾多次袭击桂林,桂林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城殇”。

  “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12月起,至1944年8月,日机入侵桂林1218架次,投弹1710枚。”据桂林市志办资料科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日机连续不断入侵,对桂林进行狂轰滥炸,许多房屋建筑被焚烧摧毁,市民财产损失惨重。

  1938年是桂林空劫最为深重的一年。据史料记载,仅1938年11月30日至12月底的4次空袭,日机出动108架次,投弹300多枚,毁房3500多间,死伤近300人,万余人无家可归。那一年的12月29日,日机27架侵入城空,投弹100余枚,造成大火30余处,无家可归者1万余人。

  日军一次又一次狂轰滥炸桂林城,让桂林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伤痕累累。如今,战争的硝烟早已平息,但那触目惊心的伤痛却深深印在了桂林人的记忆里,也成为桂林人脑海里不忍触摸的“城市记忆”。

  又是一年清明,我们在祭奠抗战中消逝的英烈时,不得不再次翻开那一段惨痛的历史。如今,我们不仅能在旧日的期刊、文学作品中还原当时的情景,并且那些遭难的亲历者中仍有不少人至今健在,他们中大多都已白发苍苍。谈起那段记忆,他们在深深惋惜的同时,也寄托着对已故同胞的浓浓哀思。

  “离开桂林一个月,回来一看,桂林是换了一个面貌了。汽车穿过街道,我实在想不出一句适当的话来形容面貌的惨淡!全市三分之一的民房,是被炸毁烧毁了,这个以山水秀丽出名的都市随处都是瓦砾、焦炭、炸弹坑、散乱的电话线,烤干枯了的街道树,和一种从这些断瓦残垣死树中间散发出来的异样肃杀的空气。”这是1939年2月3日《新华日报》上刊载的一篇《桂林怎样抵抗轰炸》中的记述,作者是著名文学家夏衍。

  著名的文艺理论家、诗人黄药眠在1944年曾写下一首长达18000行的诗歌《桂林底撤退》,字里行间透露出了无比的伤痛:“有些人头发像刺梢/有些人则眼睛里含着/惶恐的余光/有些人在路旁叩头/向路人告地状/有些人则退隐在屋角/闭起了眼睛/沉蔽无言”。

  著名文学家白先勇先生当年就居住在桂林,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有一次遭到日机的狂轰滥炸,一枚炸弹正好落在我们家的后院水塘中,水塘溅起冲天的水柱。塘边有位水泥匠被炸得粉身碎骨,一条腿飞到了树枝上。日机时常来袭,有时是一夕数惊。又有一次,宝积山北麓的宝积岩内躲了很多市民,日机盘旋一阵后向北飞走了。警报解除后,岩内市民开始外出,但日机突然转头来袭,对着人群投弹、扫射,结果死伤了许多正要回家的老百姓……”

  现年92岁的王玉芳老人曾亲历过那时的飞机轰炸。“当时我们家就住在通泉巷。1938年,桂林被日本侵略军狂轰滥炸、烧杀抢掠。一天,日机突然袭击桂林,日本鬼明知道下面有许多老百姓,还是投下了炸弹。炸弹击中人群。几秒钟内,人群中许多人被炸死炸伤,还有许多小孩子哭爹叫娘,场面很惨!”

  当回忆起那一次又一次的劫难,桂林人无不深深叹息。虽然这段惨痛的记忆早已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如今的桂林城如沐春风、日新月异,但我们铭记这段历史,并不是为了生活在哀思中,而是为了寻找更多新生的力量。

“空中骄子”何信:勇撞敌机血战到底


在何信墓前,何平领着榕湖小学的孩子们献上花篮,寄托哀思。(何信纪念馆供图)

何信像(何信纪念馆供图)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日报记者 桂晨)4月1日上午,何平一家人前去尧山何信墓进行祭扫,一同前去的还有广西电视台等多家媒体以及榕湖小学的师生。近期,广西电视台正在拍摄何信的专题纪录片。何信的独子何平年近八十,却异常忙碌,“前两天我们去柳州,进入保存当时战机的飞机库进行拍摄。”4月1日下午,何平回到位于三多路的何信纪念馆,向记者讲述起了他的父亲何信。

  “1938年3月,父亲牺牲前三天,曾写信给我祖母与母亲,他一再叮咛:‘球球(何平的乳名)已8个月了,该学着说话了,可是首先你们不要教他说‘爸爸、妈妈’,应该教他先学会说‘抗日’二字。日寇不打倒,就没有国,就没有家。’”谈及这一段,何平眼眶湿润了。

  在何平的口中,父亲何信英勇抗敌的细节一处也不会疏忽:1937年11月,何信赴兰州接收苏联援助的E15、E16飞机,并接受苏联教官的训练;1938年1月,何信被委任为中央空军第八大队第八中队副中队长,开赴徐州第五战区,率队参加鲁南会战;1938年3月25日,何信驾机参加空战,在与敌机激战时,何信因油弹皆尽,毅然勇撞敌机,壮烈牺牲,卒年26岁。

  为了纪念父亲,1998年前后,何平在家中一楼设立了“何信纪念馆”,馆中展出了他珍藏了几十年的家族遗物。说起当时的情形,何平声音放低了,他拿出保存尚好的父亲遗物,最珍贵的就是父亲牺牲时所穿的有六个弹洞的空军服、手套等。敌机扫射的弹孔历历在目,他目光放远,说:1938年3月25日凌晨,何信率14架飞机升空与17架日机交战。何信沉着指挥,一举击落敌机6架,而我机全部安然无恙,其余敌机四处逃散。但就在何信将要率队安然返回时,日机援军24架战机埋伏在云层里截住他们,发动了突然攻击。何平的语速加快,接着说:“当时,何信和战友们升空已久,人乏机疲,油弹俱穷,情况十分危急。但何信与战友却誓死血战。何信驾机率先冲入敌机群,进行殊死搏斗。敌人发现了何信之机为主机,便对其进行围攻。何信胸中三弹,穿胸而过,在衣服上留下6个弹洞。在他一息尚存之际,何信驾机向敌主机迎头全速撞击,射出最后一排子弹,将敌首机击落。当时,何信已人伤机损弹绝,他即驾机全速向另一敌机撞去,与敌人同归于尽。

  此次空战,何信与战友们共击毁敌机8架,与何信一同牺牲的还有莫休、李膺勋及梁志航三位烈士。何平说,据记载,当时数千名老百姓和何信战友及地面部队目睹了这壮烈的情景,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悲痛万分,哭声震荡云空。

  在1938年台儿庄战役中,共有3万多名将士为国捐躯,至今有名可查的烈士只有4000多人。其中,何信、莫休、马毓鑫、蒋盛祜这四位桂林籍将士先后在空中激战中牺牲,如今,他们的名字与英勇抗敌的故事为人 们 口口 相传。

 美国“飞虎队”:用生命铸就中美友谊史


美方嘉宾参观桂林“飞虎队”遗址公园纪念馆,对馆内珍藏的文物拍照。 □记者唐侃 摄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日报记者 张苑)抗日战争期间,一支赫赫有名的美国空军队伍被中国人所熟知,它的名字叫“飞虎队”。今年3月28日,美国“飞虎队”桂林遗址公园正式开园。这个公园坐落于当年的美国“飞虎队”指挥所——— 临桂秧塘机场十二重岩前面。走进“飞虎队”指挥所遗址,洞口一块突兀的巨石上镌刻着“飞虎队”将领陈纳德遗孀陈香梅女士手书的“陈纳德将军观战石”中英文题字。洞口右侧的石壁上刻着陈香梅女士手书的四句诗(出自庾信的《哀江南赋》):“将军一去,大叔飘零。壮士不还,寒风萧瑟。”字里行间透着浓浓的哀思。

  公园内2800平方米的纪念馆陈列着近300件文物,这些饱含历史记忆的文物向人们讲述着70多年前发生在桂林的那场血与火的战争场面。

  翻开《飞虎队在桂林》这本书,里面记载着当年这支美国空军队伍在桂林的往事:

  “飞虎队”的正式名称为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由飞行教官陈纳德于1941年在缅甸仰光创建。1942年6月11日,陈纳德将军率领“飞虎队”的4架P-40E型和8架P-40B型“战鹰”式战斗机到达桂林。此后两年多时间里,英勇的“飞虎队”队员与顽强的中国军人和桂林人民在炮火纷飞的战争年代里并肩作战。

  1942年6月12日凌晨,“飞虎队”刚刚来到桂林第二天,秧塘基地便响起了空袭警报,敌机带着强大的引擎声呼啸着飞袭桂林。“飞虎队”立即起飞升空,与敌机在桂林上空激烈交火。最终,11架敌机被击落,其中有两架受了重伤逃遁后坠落。“飞虎队”虽损失两架飞机,但两位飞行员均返回基地,“飞虎队”到桂林后首战告捷(“六·一二”大捷)。桂林民众群情振奋。特别是进入1943年下半年后,“飞虎队”与中美空军混合部队并肩战斗,取得了桂阳空战、义宁空战、轰炸台湾新竹机场、支援常德会战中国军队地面作战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威震长空,大大鼓舞了桂林民众抗战的决心。

  时光飞逝,沧海桑田。战争结束后几十年里,无数当年在桂林战斗过的“飞虎队”老兵,带着亲属一波一波不惧千辛万苦陆续回到桂林,追寻青春的足迹,寻访曾经战斗过的秧塘机场以及曾经并肩战斗过的中国战友。

  1996年10月,在猫儿山“仙愁崖”沉睡了半个世纪的美军B—24轰炸机残骸被发现。该飞机残骸的发现,正是中美人民并肩抗击日本法西斯的铁证。

  在今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特殊日子里,时值清明,我们重新回顾这段经历,不仅仅是纪念和缅怀,更是为了唤醒人们铭记那段历史,是为了让10位“飞虎队”烈士的英魂永远长眠、安息在中国的大地上。

苏联陆军步兵中校巴布什金:坚毅勇敢的国际主义战士


巴布什金中校遗体被安葬在西山公园南麓的苍松翠柏丛中。4月1日,广西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大三学生们手捧菊花前来祭扫。□记者桂晨 摄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日报记者 桂晨4)月1日上午,春雨时不时地洒落一阵。在西山公园的苏军烈士墓前,几位老人拾级而上,在墓前献上了一束盛开的黄菊。此前,不少前来祭扫的市民留下的菊花、花圈等有序地摆放在墓前。在攀谈中记者了解到,几位老人均来自福建,他们对这位国际主义战士十分崇敬。

  市民孙先生专程前来祭扫,他轻轻移开靠在纪念碑身上的花圈,墓碑上的中俄双语介绍显露出来。他逐字读给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以及朋友听,想让孩子尽早认识这位烈士。“巴布什金中校,伊万·米哈伊洛维奇,1905年生于平兹省格洛维申区格洛维申诺村,俄罗斯人,农民出身,苏共党员。1939年9月,被派到桂林市,充任第五军顾问。他在这工作岗位上,表现出是一位有纪律的指挥员,参加过南京战役。在这次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斗争中,他表现了勇敢坚毅的精神。1940年9月16日逝世于桂林。”

  上午9点半,开始迎来祭扫高峰。西山公园里前来祭扫巴布什金的队伍络绎不绝。广西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50余名大三学生的团日活动也特地安排在这位国际主义战士墓前。大家聆听其生平简介,默默鞠躬哀悼,敬献菊花,表达敬仰。而东华社区与共建单位及广西师大学生等50余人共同进行祭扫,红头岭社区的志愿者紧随其后。

  据西山公园相关负责人介绍,巴布什金在桂林的相关历史少有记载,在桂林病故的巴布什金原葬于甲山。1956年,为表达中国人民对苏联人民的深厚友谊,桂林市人民政府将其遗骸迁葬于西山南麓,并修筑墓园。

  就在距离原址100余米的公园东侧山脚下,正在对巴布什金墓进行重建,不少市民游客也都非常关心。记者从公园管理部门了解到,巴布什金墓将按照原风格、原规格进行迁建,目前主体工程已经完工。今年3月20日前后,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的相关工作人员前来桂林就迁建一事进行商讨。据了解,巴布什金中校之墓将按照俄罗斯部队的仪式进行迁移,但还有一些细节需要确定,由于档案没有记载细节,迁移之前,还将对墓园进行勘测,迁移日期还有待确定。

  放眼望去,苍松翠柏丛中的苏联步兵中校巴布什金之墓,庄重肃穆。青山脚下,不仅有来桂的旅游团进行参观,还有不少市民陆续自发前来祭扫。

桂林生活网教育频道——桂林人自己的网上学习乐园

智博传播  桂林生活网教育频道

                                                                  2015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