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推荐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桂林教育新闻 >

桂林教育新闻

桂林最严培训机构整治来袭,市场反应如何?家长怎么看?

2018-08-09 15:16:52 来源: 作者:
上周,我市教育局正式公布了市区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6城区的培训机构被列入白名单113个,黑名单15个,整改名单45个,停办223个,正在...

 

    上周,我市教育局正式公布了市区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6城区的培训机构被列入白名单113个,黑名单15个,整改名单45个,停办223个,正在申请办证的33个。

 


\


一些午托或晚托场所也涉及非法培训,图为某午托机构负责人正在拆除办学广告牌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记者秦紫霞 李慧敏  眼下,正值孩子们的暑期,但许多孩子并没有闲着,而是过上了在各个培训班之间穿梭的日子。

  上周,我市教育局正式公布了市区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6城区的培训机构被列入白名单113个,黑名单15个,整改名单45个,停办223个,正在申请办证的33个。一时之间,校外培训机构被置于风口浪尖。我市的校外培训市场情况如何?近日,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调查:超八成的校外培训机构无办学许可

  市民黄女士准备让5岁的儿子暑期报名学英语,在考察了几家英语培训机构后,她选择了秀峰区的某英语培训机构。在上了一堂试听课后,黄女士觉得还不错,孩子一放暑假,她就准备去报名交培训费,却发现该培训中心门口打上了“停业整顿”几个字。“我问了朋友,才知道原来这家培训机构没有资质,被教育部门勒令停止办学了。”


  校外培训机构的资质情况到底如何?7月中旬,记者曾跟随象山区校外培训机构集中联合整治工作组,到辖区各个校外培训机构开展检查整治工作。在万寿巷的某琴行内,摆着琳琅满目的各款吉他乐器,店主表示,以前他从事过教学生弹吉他,但如今已经不再招生,只做乐器出售。但整治工作组工作人员发现,该店招牌上写着“联系人张老师”的字样,即勒令其进行整改。“没有教师资格证,不能从事教师的职业,广告语言上也不能以老师自居,这样容易让人误解。”该工作人员解释道。

  “没有办学许可证不能开设各类培训班,我们要求没有得到办学许可的一律必须停止办学。”在逸仙中学附近的一家小型芭蕾舞培训机构,记者发现,该培训机构有300平方米的场地,前后门、消防通道以及工商执照均齐全,却一直没有获得办学资格证。“他的执照上写的是英语咨询,却在做英语培训,这就是典型的超范围经营。”整治小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很多培训机构都是如此,虽然看起来很正规,但仔细检查就会发现师资情况和办学资格都有问题。

  执法人员告诉记者,许多私人办学培训机构条件简陋,或是租用他人的旧房,消防和用电用水安全都没有保障。由于这些办学地点比较隐蔽,也给排查带来了一定难度。而在检查中,记者还发现,不少午托、晚托机构也涉及利用午休、晚上时间给学生进行培训的情况。

  据了解,此次校外培训机构整治工作,是我市自校外培训机构出现以来的首次集中整治,也被称为史上最严的一次“查处”。每个城区均由城区教育局牵头,组织区综治、公安、民政、人社、工商、城管、乡(街道办)等部门单位,对本辖区校外培训机构整改情况,特别是非法举办校外培训机构清理情况开展回头看,进行再核查、再清理,对存在的问题再梳理,逐项解决落实。

  据不完全统计,象山辖区内共有90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属于无证或无照的“非法”校外办学机构,而真正有办学资质和营业执照的不足20家。而通过各城区公布的“黑白名单”我们发现,叠彩区经过审批的校外培训机构共4个,而无证的校外培训机构达54个,其中列入黑名单4个,停办42个,正在申请办证的8个;七星区经过审批的校外培训机构也只有4个,无证的校外培训机构则有60个,其中停办41个,正在申请办证的19个;雁山区经过审批的校外培训0个……换言之,各城区绝大部分的校外培训机构都没有资质。

  整顿:能否遏制校外培训机构的不正之风?

  在日前公布的我市6城区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中,113个校外培训机构依法依规办学、年审合格上了白名单,15个校外培训机构因无办学许可证上了黑名单,45个校外培训机构因存在违规行为上了整改名单,223个校外培训机构因不符合办证条件停办,33个校外培训机构符合办证条件正在申请办证。

  在整治行动之后,许多没有办学许可的培训机构、午托机构以及乐器行等纷纷暂停了办学,这些培训机构有隐藏在小巷和居民楼里的“乐坊”,也有大型的培训机构。

  7月29日,记者发现位于联达商业广场内的某大型亲子阅读和培训机构,也打出了“停业整顿”的牌子。但业内人士透露,仍有部分无证照培训机构在私下办学。“比如某些琴行,工商执照上写的是乐器出售,老板也许自己会弹琴,但没有教师资格,却私下收费教琴,甚至组织学生参加一些比赛。面对检查组的检查时,他们都会说只是卖琴没有授课。”

  8月4日,“黑白名单”公布之后,记者又来到彰泰天街与家乐城进行走访,只见数家培训机构的门口均贴出了停业的字样,但大门敞开,正逢周末不少中小学生与家长一起进进出出,看似与正常营业无异。随后记者又以寻找兼职为由,来到一所名列城区停办名单中的培训机构,询问其是否仍在正常上课,前台给出肯定的答复,并表示还在招聘长期兼职。

  呼吁:为野蛮生长的校外培训机构戴上“紧箍咒”

  在重拳整治下,我市一些小型培训机构受到的冲击不小。赵女士租赁了一间出租房用于书法艺术培训,但整治组的工作人员表示该出租房面积、前后门等硬件均不达标,且赵女士没有办学和教师资格。“每个条件都不符合,我也不打算开下去了,我打算转行。”赵女士告诉记者。

  “说实话,我开培训机构快10年了,以前一直都是这样招生、办学的,学生们反映也不错,没想过要申请办学资格。我们现在也想办证,可是不知道怎么办。”赵先生是某英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私人培训机构几乎8成以上属于证照不齐的机构,他们现在也很焦急,希望能快点办上办学许可证。

  周女士开办了一家校外培训机构,她告诉记者,她的培训机构办学资质是多年前取得的,由于生源不断扩大,于是她又增开了另一个办学机构。在此轮检查中,新增办学机构却因涉及无办学资质被勒令停办,如今她正在积极准备材料,申请办学资格。“其实我认为这是好事,整治推动了行业的‘洗牌’,有利于规范培训市场,让有能力和能办学的机构留下。下一步,我相信相关细则会很快出来,培训市场会比之前好。”周女士说。

  中小学生的家长们基本上也对整治持支持态度。“现在的家长和学生都太累了,确实应该减负,整治能筛选出没有资质、不规范的机构,对我们家长来说也有利于甄别。”周末,市民梁女士正带着即将步入初三年级的儿子前往七星区某培训机构补习英语,她告诉记者,“希望这样的整治不是一阵风,而且要延伸到校园内外,因为个别老师在课堂上不够负责、有所保留地选择性教学,也是我们家长不得不带孩子去外面‘开小灶’的原因。”

  “下阶段,我们首先将建立长效机制,加强校外培训机构动态管理,从2019年起,我市各县区须每年1月、7月两次公布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其次,加强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审批和管理,建立学科类培训审核备案制度,组织教研机构等专业部门或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对校外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内容进行审核备案,坚决纠正‘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最后完善审批标准,建立校外培训机构审批联席会审制度,凡在市区申请筹设或设立的校外培训机构,或培训对象由成人变更为中小学生,培训内容由艺术类、语言类、科技类变更为学科类的培训机构,均要召开联席会议会审。”对于接下来即将开展的工作,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说。


 

来源: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

桂林生活网教育频道   智博传播

 

2018年8月9日